架設G1日本岩溝非傳統路線,危險超乎想像! | 玩極限 | 克理斯.魚

經過5天的壞天氣與在營休息,趁著天氣稍好的空檔,攀登隊只能趕緊抓住難得的好天氣往C2,C3運補適應與架繩了!卻發現,C3之前的日本岩溝岩壁,困難度與危險度,超越我們的極限太多了! 凌晨一點出發後,連走12個半小時才能到第二營

 

大太陽下在冰河上的行進,極端的燠熱又疲憊啊....直想躺平睡午覺~

 

 

第二營之前必須翻越無數這樣的冰壁與冰瀑,冰瀑區裂隙無數,只能小心再小心的結繩前進 。

 

 
穿過巨大的裂隙才是第二營所在 ,今天走了12個半小時,還在中午過C2前冰瀑區的大雪橋,快嚇死了。文辰在冰瀑區中段掛掉,我在雪橋上的時候他在後面給我賴著不走XDDDD  賴在地上的文辰...在6500公尺高度連走12個半小時,超人都要躺下了

 

 

HAP今天待在C1,因為Taqi不舒服,我們只好自己把所有東西背上去,還要自己蓋營地,快累死了XDD。7/15 Rest in C2 (晴,傍晚起風) 
Ferran、Yannick、Hussain、Simone上去架繩到6700m差稜線一個pitch

原本以為今天大家都休息了,結果中午Ferran他們就開始揪人上去架繩,還說不然大家沒懶趴就一起龜在這邊不要上了啊。結果一早剛從C1上來的Hussain一聽就爆氣了,東西包一包就跟他們衝上去了。

 

 

原本以為今天大家都休息了,結果中午Ferran他們就開始揪人上去架繩,還說不然大家沒懶趴就一起龜在這邊不要上了啊。結果一早剛從C1上來的Hussain一聽就爆氣了,東西包一包就跟他們衝上去了。

Simone超廢,從頭到尾沒跟上大家,到第一個pitch的固定繩尾巴就把繩子丟給Hussain自己先下來了。日本岩溝因為積雪超級深,根本不可能爬,而且雪崩風險很大。

 

因此Yannick他們選擇在日本岩溝右面的Face開新路線,到6700m左右的高度再翻上日本岩溝右測的稜線,接到日本岩溝頂部的C3。由於傳統的日本岩溝(圖左方)積雪太深,改從右側的岩壁面直上,可以看到中間下方有一個黑影為架繩者 。

 

 

早上討論一下,我們先出發先開路,Ferran、Yannick他們隨後就到,他們計畫睡三營,我們運補就好,順便背些繩子跟裝備到三營,但是路段雪太鬆,非常難行走,架繩緩慢,我們設定下午四點就要折返,到達6700時都已經十二點多了,再等架繩,最後在接近七千的位子我們折返,晚上七點會到第二營,國際隊伍預計隔天去衝頂。今天G2第一波衝頂事後聽說有9人登頂7人。

聽說他們一天殺回BC,10點從C1開走,因為雪太軟加上又掉裂隙,走到1930才回到BC….早上八點,在C2的所有人一起上,一開始我們隊伍打前鋒開路。昨天的步階都又被風吹來的雪蓋光了。雪一直很深很鬆軟,基本在大腿到腰之間。

 

 

到了昨天的最後一個pitch下面,FerranYannick超車繼續架繩。翻過6700m的稜線 (也就是日本岩溝右側的稜線),開始很爛的岩稜段落,岩石非常非常碎,很不好爬,而且沒安全感,固定繩的固定點也都很可怕,我爬得很不舒服,直覺覺得不想搞了。

 

後來硬跟到6900m左右,時間也差不多下午四點,在一個垂直,高差大約10m的大岩階的下方,Yannick說翻上去就是C3。我們看時間差不多了,就把幫他們背的裝備給他們,準備下撤。文辰有翻到大岩階頂部。海拔將近7000m的岩壁上可以看見K2與布羅德峰,漂亮啊~

 

 

回到C2後感覺很差。今天雖然不是爬真正的日本岩溝,不過我覺得這樣的路線完全超出自己的能力範圍。如果只有我們自己來,我們基本上連在上面架繩的能力都沒有 (指6700m後面的岩稜段落),一定得靠大大架繩我們才能上。但是以我自己來說我非常不信任固定繩的固定點,看到一大串人把全部體重撐在那根隨時會噴掉的岩釘上面,繩子還不斷的割岩角實在是很不舒服的一件事……而如果不用固定繩的話,穿著這樣厚重的裝備,用冰爪爬,這樣的地形至少我是爬不上去的。

簡單來說這座山目前還不是一座我的水準能夠爬的山,級數有差。

事後跟阿果聊,我們的結論是,這座山要馬就用大量雪巴大量固定繩輾過去 (像2013羅靜那樣);要不然就是把自己的攀爬能力練的再強一些,直接小隊伍繩隊alpine style上去。我們這次的情況有點不上不下,人數不夠多、物資不夠多、協作固定繩不夠多,但自己本身又不夠強。

 

 

美麗的光暈照著G1金字塔,附近區域水氣濕重,半夜三點說要下撤,拖到四點才出發,早上九點到達BC。下午聽說國際隊伍在C3待了一晚後,早上往上走,因為風大雪深,所以後來就放棄衝頂,下午也回BC。G2有4人衝頂,只有兩人登頂。

 

 

第二營的另一邊,就是中國新疆的群山了 ....早上找了美國登山家Nick和義大利登山家Simone了解未來G1他們的攀登計畫,但是看到Nick兩腳起水泡;Simone前天下來基地營途中掉進裂隙,還好有我們的協作在,救了他們一命,評估他們兩人可能不會再想爬了。

 

午餐前去找Ferran他們開會,說明一下現在的狀況,也了解一下,下一波怎麼配合,他們說他們會有自己的攀登計畫,如果我們兩組隊伍計畫有重疊就可以一起爬,他們也同意固定繩的安全性不太夠,下次上去會補強。但感覺應該是我們自己補。

下午得知天氣將一路差到21中午,後面也不會有太好的天氣。原本早上決定要再衝一發的鬥志又冷了一些。誰知道呢,這就是遠征吧!

文章提供:歐都納ATUNAS前進基地營

原文節錄自: http://www.8000ers.tw/

 

 


我要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