單車環球,你我都可以! | 玩極限 | 克理斯.魚

 

單車環球,你我都可以!

圖文提供:陳守忠

有一句話說,每一個人都是天生的旅人,沒有人是不喜歡旅行的;而環球旅行,很可能是人類夢想排行榜裡的第一名。世界之大,有多少未曾見過的風景?有多少難以想像的見聞?又將為生命帶來哪些沖擊與改變?……這些疑問唯有藉由旅行,方能得到各自不同的答案。

但環遊世界談何容易?大家總是說︰等我有了錢,就要去環遊世界……如果沒有錢,也可以選擇艱辛、具挑戰性的方式完成遊遍世界的夢想,如徒步、騎自行車或摩托車、搭便車、換工(以工作換取食宿)……等方式,但這些方式不但難度高,更需要動輒一兩年的時間,現代社會中,能夠花一兩年時間專心於環球旅行的人畢竟是極少數。

在過去,能夠完成「環球旅行」夢想的人,不是千萬富翁就是英雄,對絕大多數不是富翁也不是英雄的人來說,「環球旅行」就註定是一個可望不可即的夢想嗎?

 

 

1984年,胡榮華以三年多時間完成40國、42686公里的單車環球壯舉,是台灣單車環球第一人,當時深深啟發了許多年輕朋友的單車環球夢——包括我。但由於當初的時空背景,受限於沿途的環境、資源、安全、資訊等各方面條件,風險和難度較高,在種種限制與阻礙中,「單車環球」被歸類於高難度的挑戰活動,有夢想的人雖多,敢追夢的人少,一直後無來者。

十年之後,日本探險家河野兵市先生來台訪問,他納悶不解地說:「以台灣逐漸與日本相近的社會經濟能力,日本完成單車環球有紀錄的早已經超過一百多位了,為何台灣完成單車環球的人,十年前只有胡榮華君,十年後還是只有胡榮華君?」

在此激勵下,我更加堅定了單車環球的信念與決心,開始積極準備。1998年至1999年,我展開「騎向21新世紀——橫跨亞非歐美洲單車環球20000公里長征挑戰」,以400天時間,騎經二十多個國家,完成環球一圈,成為台灣第二位完成單車環球者

之後,20022003年,「鐵馬家庭」黃進寶偕同妻子楊麗君、大兒子黃建家、小兒子黃琮富,以13個月的時間,完成「鐵馬家庭環球行」。1998年至2001年,VickyPinky也以分時、分區段的旅遊型態,帶著單車走過五大洲32個國家。十幾年後的今天,隨著地球村和網路資訊發達時代的來臨,單車環球的困難度也日益降低,從挑戰活動轉換成壯遊的型態,台灣朋友開始進入逐夢踩天涯的新紀元。

 

 

中華單車文化協會自2011年起,啟動「環球傳騎」行程。其實環球旅行並沒有一定的限制或規則,每個人可以有不同的方式和路線。「環球」與「環遊世界」稍有不同,我的定義是,「環球」就是繞行地球一圈。由於地球北半球的陸地面積較大,且連接較多,如歐亞大陸就連接在一起,因此大部分情況下「環球」都以北半球為主;再者自行車主要在陸地上行動,路線方面也會選擇較為便捷的跨海方式(如搭機),騎行或停駐小島、島嶼,會增加交通費用及時間投入,較不符合效益。在這些考量因素下,我將單車環球的行程分為四大段,分別為絲路中國段、絲路中亞段、歐洲段與美國段。

為避免過長的行程時間成為壯遊的主要阻礙因素,每日騎車里程約安排在40~100公里,其餘路程搭乘汽車,用較快速的方式移動,不但大幅縮短整體活動時間,也避免耗費太多時間在景色單調雷同、缺乏變化的環境中騎車,並能避開風險較高的路段。如此一來,每一大段行程僅需約四十天,而每大段行程又分三小段,每小段十幾天,參加者可依自身狀況彈性調整,自行選擇參加的時間和行程,可以連續四年參加四大段,一舉完成單車環球的夢想,也可以採一年參加一小段的方式,用十幾年乃至於一生的時間逐漸圓滿環球騎行之夢——「單車環球,是一輩子的事」。

「壯遊」不是年輕人的專利

這樣的行程,不但在台灣是首創,在世界很可能也是唯一。從2011年的絲路中國段、2012年絲路中亞段、2013年歐洲段至2014年美國段,第一輪的「環球傳騎」計畫已經完成,也已有兩位騎士全程參加、完成單車環球壯舉;參加者年齡最小的是11歲的女孩,年齡最長的是76歲的阿公;有夫妻檔、親子檔、朋友檔,也有獨自報名參加者,而參加者的平均年齡在60歲以上。邁入熟齡社會時代,需要不同的生活規畫,開展生命的第二春甚至第三春並非不可能。

經過第一輪的實踐後,我們的信心更充足了,接下來將繼續逐年啟動第二輪、第三輪「環球傳騎」行程,不斷累積經驗值,規畫更完善的行程、更精彩的路線,讓「單車環球」不再是一個門檻極高的夢想,而是老幼皆能參與的全民運動。

如今,「單車」已經成為許多人喜愛的交通工具、運動方式與旅行方式,而我在2011年開始推動「環球傳騎」活動,從當年單騎闖世界,到現在帶領許多老少朋友一起單車遊世界,這段心路歷程,可以說也是我的生命成長史;二十多年前的時空背景條件,和現在不可同日而語;當時資訊封閉,出國就如同面對一個未知世界,不知道世界長得什麼樣?那是所謂的「大探險時代」,不像現在是「地球村時代」,拜網路發達之賜,很多資訊都可以在網上先查到,世界的樣貌不再是未知的、模糊的。台灣畢竟是個小地方,早年我們從事「壯舉」,也多少有著想讓台灣更被世界看見的使命感、目的性。

正因為這樣的使命感,當年我的單車環球,其實過程中並不是很享受的。天天在趕路,騎得很辛苦、痛苦,要努力去克服心理的種種反應和情緒。

後來,我成為父親、在體大進修運動與休閒研究所課程。2009年,我帶著6歲的女兒,和妻子一家三口單車騎中國絲路,那次依著女兒的速度定行程,結果發現——這樣更好玩!原來應該要這樣玩才對!

研究所我學的是「體驗教育」,和女兒的絲路之旅,讓我對「長途單車旅行」有了新的體悟和看法︰當年我騎環球,一天要騎一百多公里,每天是固定車行程︰早上出發,騎一小時休息一下。按表操課,拚速度、拚里程,不會常常停下來,也不喜歡停,景物過去就過去了;和女兒騎絲路,我們不趕路,每天騎幾公里無所謂,只要能騎到晚上住宿的地方就好,往往一天只騎四、五十公里。同樣一段路程,當年我只要騎一天,和女兒騎要騎兩、三天,雖然時間拉長了,但感受完全不同,這才發現——慢下來,很重要。速度慢下來,才會發現過程的豐富、有趣。至今我仍深深覺得,那趟一家三口單車絲路行,是一個很棒的旅程,和女兒一起學習、成長,體驗許多事物。

在那次體驗之後,我提出「壯遊」的概念︰用不同的速度去體驗當地。投身單車運動二十多年,我不斷思索長途單車旅行的定義和形式,到後來,我對自己的定位漸漸從個人英雄式的締造紀錄,轉化為幫助更多人達成夢想。成為寫下紀錄的英雄式人物,那真的太辛苦,也太無趣了,其實並不適合大多數人,也不需要去追求。過去單車環球是少數人才能完成的事,如今單車環球已不是少數人才能做的事,以前是「探險」,現在是「壯遊」——而且壯遊不是年輕人的專利,不管幾歲,只要你有這個夢想,都有機會圓夢。

 

 


我要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