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必在乎站的有多高,而是對生命的熱忱跟致敬~呂忠翰 | 克理斯.魚

 

不斷的前進,於今年邁向第三年,攀登世界的高峰,我知道每年一步步的艱辛,不只是攀登,在事前所有的準備工作,都需要大家的努力實踐。能得到大家的支持萬分感謝,感謝歐都納公司所有人,沒有你們在背後默默的付出及支持,沒有今日的我。再次感謝程鯤董長,強大的顧問團隊,八千米執行長連志展先生,及曹志成先生。


 成功是給準備好的人,這句話用在我今年的準備工作,努力在體能上調整到最有利的狀態,體能是我的強項,今年我又多花點心力,在過年前去了一趟兩個星期,中國雙橋溝學習冰攀之旅,也認識了很多前輩,及很多台灣冰攀高手,很慶幸能夠向他們學習,像撿到寶物一樣,這次冰攀之旅特別感謝林文逸大哥對我的照顧及指導,想起我們一起攀登世界高峰兩年了,每年都能從他身上發現到我不足夠的地方,真的很高興。很可惜今年文逸大哥沒能陪我一起攀登。我們今年也做了相關的資料準備,詢問國外有爬過的朋友,他們也提供資訊,注意事項。而很快的一年悄悄的過去了,怎麼一下又要再度出發了。在最後兩個月最有感覺,好像什麼都要上發條一樣,我是一位非常忙碌於工作的人,每年時間都安排的很緊湊,都希望能夠得到大家祝福,能讓我放心的出門。雖然很多人還是來不及碰面,但是我知道大家都是默默的祝福希望我們能夠順利平安回來。沒有比活著還重要的事情了。這也是每年準備出發給自己的話語。就這樣出發了!



 坐上飛機,同樣的時間,轉機,到達巴基斯坦。這次出發沒有像去年出發的前一刻都萬分火急的來到機場。今年在桃園機場感謝吳老師,何老師,黃師母,阿展,文逸大哥,鴨嫂,Andy,劉大哥,又禎,Gary來送機。一下子就到巴基斯坦首都機場,就是這感覺,怎麼那麼快就想起來了,都沒有什麼新鮮感。一樣的畫面,一樣的到達下榻的飯店。想到後天將要面對可怕的兩天車程,就很茫然。隔天陸陸續續的攀登隊開始到達,從金洪彬(韓國人),西班牙神獸(渾尼土),而厄瓜多高手(宜范),這三個重點人物,其他當然也還有非常多好手,總共快三十人聚集飯店。讓我開始有點回神,開始期待今年的第十一高峰,G1。兩天車程,來到司卡度,整理放在巴基斯坦的公裝後,再搭一天的吉普車到達終點阿斯扣力,就開始步行七天來到G1基地營。步行路程有一百多公里。仰望著面前的G1,開始專注於做好高度適應,在G1的攀登隊伍有,西班牙高手(飛倫)法國高手(亞瑞克),意大利登山家(西默尼),美國登山家(尼克),還有德國登山家﹝湯馬士﹞,加上高地協作和我們預計有十一位。在做攀登的討論上,我們負責提供大部分裝備跟運補裝備,由飛輪跟亞瑞克架繩,由於今年雪厚,所以我們ㄧ起開了一條日本岩溝右邊的路線,這也是我們台灣隊沒有過的經驗,在路線上的考量,判斷,架繩,看著兩位超級高手用著無限的體能,經驗,讓我開了眼界,我是望塵莫及他們的豐富經驗,讓我頓時覺得這才是攀登,要靠自己才是王道,我在後面很容易的靠著工具攀爬,這不算什麼,而且我的程度應該是漸漸可以自己來完成,我一直思考著這問題,前兩年攀登是不用技術,對我而言都太容易了,而我也靠自己證明了我做的到,沒想到今年可不一樣了,我在兩位高手面前,只能看,來不及幫上什麼忙,那麼我到底為了什麼在攀登,馬上做了很多反省,未來我也要做到像他們一樣,我需要再努力一點。

勉強做完七千米的高度適應,除了適應,比較可怕的是過冰河裂隙都是驚險刺激,從基地營前往較高的營地,我們都要上上下下冰瀑,跳過大大小小裂隙,在廣闊的雪原上,小心翼翼的注意,不然一不小心就掉進無明的黑洞,攀登後期爬G2的隊伍裡就總共有四位登山家進裂隙了,都差點掛掉,但還好都有結繩隊,而附近剛好都有其他隊伍協助,都還沒造成傷亡,只是嚇出冷汗而已,也在我們做攻頂的出發日,當天早上我們途中發生了,其他國家隊伍一組四人繩隊,其中帶頭的掉進裂隙,我們花了九牛二虎之力,一起拉了上來。也還好沒傷亡,只有頭燈掉進裂隙,冰爪變形。或許除了攀爬,小心謹慎繩子是否安全,連途中的風險因子都滿多的。最後在七月25日下午得知波蘭隊攀登G2兩位高手的其中一位成員,在從C2撤回C1途中,滑雪失蹤。在攀登這樣的巨峰,一個閃神,就天人永隔了,所以每一件細節都盡量的做好,但如果發生了,就當意外了,最後盡量全力幫助。


決定七月20號確定了晚上十一點要出發前往攻擊了,在做最後決定攀登攻頂,有三點重點的考量,一是天氣,二是路況,三是身體狀態,考量我們沒有做完整的高度適應,在攻頂這週的報告裡,天氣不是太穩定,但是勉勉強強可做攀登,高空中會有雲層。但我們經過領隊跟隊員之間考量過後,覺得就先衝衝看,領隊希望以最安全的考量下做努力。然而今年雪況一直是我們的困擾,今年雪厚,隊伍少,雪非常的鬆軟,在路線上,架繩的安全度也做了些考量,雪況在攀登上會耗掉相當多的體能。在出發前我們做了很多討論,預計直接衝第二營,因為天氣報告顯示21號後稍微開始轉好,最好的攻頂日可能是23號,但整個星期可能都是有雲的狀況,為了搶天氣週期,國際隊伍也想早點上去,我們沒有在較壞的天氣下出發的經驗,ㄧ開始就遇到狀況,雪非常鬆軟,文辰在冰瀑區拉繩,冰螺栓突然噴掉,滑落了五米左右,差點就掉進河流裡,也很辛苦我們花了九小時才到第一營,跟我們預計的差太多,在體能上花了很多力氣,天氣也不太穩定,再加上聽到附近的山峰,發生了山難意外,士氣嚴重受影響,高地協作狀況也不是很好,最後隊長報告領隊,領隊也決定撤退,這是太多因素考量下的結果。雖然我自己還是有許多鬥志,但是我覺得山永遠在這裡,安全才是第一考量,未來會再回來,收下這次的經驗才是重要的,不必在乎站的有多高,而是對生命的熱忱跟致敬。

常常做完決定後,再來發生的結果都很想造著自己後續的想像。心情會比較好過些,這都是人犯賤的地方。但是這次不太ㄧ樣,在23號下午後天空居然轉化成大晴天,我的感覺真的受傷了,因為我沒在山上,在基地營,心在滴血,連兩天沒有睡好,就讓兩天心理過不去,第三天我就會忘記了,我是個會讓自己振作的人,我是要繼續努力的人,不斷在思考如何才能再下次做的更好,ㄧ直在調適心情,想找到真正說服自己的合理自己。告訴自己活著就是機會,山永遠都在,不斷不斷重複的思考在哪ㄧ點可以做的更好,我的人生不能太過順利,我已經接受了兩年的成功,今年來點提醒自己那邊需要再加強,學習到什麼,如何讓自己的視野更開闊,繼續前進,不去在意是否有登頂,而是看到自己花了很多努力,這整年的努力,不會是白費,還有跟大家一起努力奮鬥的日子,都比登頂還重要,生命的力量在於所有的準備,也在於曾經所擁有的一切。



值得去的地方是沒有捷徑的。雖然我今年沒有登頂,沒有以往的掌聲,這樣才更能鼓舞我的鬥志,體會我不曾有過的感受,我不只要自我努力,我希望能把這樣的登山經驗分享給大家,也努力朝著登山教育去發展。讓更多人更能認識攀登是怎麼一回事。
 
謝謝這三年來ㄧ起實戰奮鬥的夥伴,梁老師,吳老師,黃老師三位領隊,及阿展,小黑,文逸,文辰,元植,還有一群巴基斯坦的兄弟們,這是一段快樂順利的旅行。我們有非常多美麗的故事在這之中,期許我們再次的合作吧,謝謝歐都納公司把我推向世界的舞台。

 


我要留言